父爱如山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 –杜牧《清明》

每年的这个时候,心情都异常的复杂。从记事起,痛恨害怕这个节日,上初一那年,心狠的父亲在一个夏日深夜,嘴里冒着一股刺鼻的农药味,表情痛苦的告诉我,一定要把这封信交给母亲。那年我十二岁,只知道玩只知道偷吃好东西的年纪,看到父亲强壮的身体爬在地上,嘴里不停冒着白色泡沫,身体不停的抽搐。当时我睁开眼看到这一切时,吓懵了,哭着抱着问父亲,”爸爸,你怎么了,你怎么…”,就这么跪在父亲面前,不知所措。 

父亲临走前说过的话和当时恐怖的场景,这种记忆是刻骨铭心的,以至于很多个夜晚我都会被梦里类似的场景吓醒,那种天都踏了的恐惧和悲伤,梦里梦醒时都让我喘不过气,那个年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,在我的心里硬生生的划了道道疤痕,直到现在心有余悸。

但是有些时候,我会好奇的问一句:父亲,你狠心的离开我们,你就真的不后悔吗?

又到深夜,抬头望望窗外,火车轰隆隆继续前行,道道光影呼啸而过,点星的灯光在这漆黑的夜里,显得格外刺眼。火车上的旅客个个东倒西歪,疲倦的绻着身体似睡非睡。今夜我的思绪万千,毕业这两年,瞎折腾了几个地方,决定趁这种难道得的想记录点东西冲动,拿着kindle fire,继续写下去。

1999至2012,不知不觉中父亲离开我们快13个年头,都不敢回头想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父亲走后,我的性格变的更加孤僻不爱说话,也害羞自卑,但我却从不流泪,把父亲送上山那天,母亲哭的在地上打滚,爷爷奶奶弟弟都哭成个泪人,我也哭了,但不知为啥就是没有哭出眼泪,舅娘狠心说我心肠硬心毒,爸爸死了都不流泪。为了养家服口,母亲一个人去了佛山打工,弟弟那年也才十岁,我和弟弟就只能跟爷爷奶奶一起住,我已经上初中,需要住校。爷爷奶奶忍受着失子之痛,不忍心我们成无人看管的野孩子,尽他们最大努力给我们吃的穿的,母亲打工赚钱负责我和弟弟读书,日子虽过的艰辛吃力,但从不缺少亲情的温暖。

在父亲的坟头,我和弟弟还有叔叔,费了半个小时把碑就立起来,儿子的手已经像当年父亲一样粗壮,靠一双勤劳的手,父亲离开那时,我感觉到我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个人的爱,还有一双给家带来温暖和安全感的手,现在没有任何畏惧,这双手我现在也有,虽然心里还有一点点怨恨,但我这双手是父亲给我的,随着年龄长大和阅历的提高,开始慢慢理解原谅父亲,父亲永远是父亲,儿子永远是您的儿子。

父爱如山,作为男人,必须得有担当,必须得知道感恩,您在或者不在,我们都感激你,因为你是父亲,以后也我是!

发布日期:
分类:Life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